潮退滩涂捕禾虫是夜空手待明晚_新闻频道_中山网

2014-07-08 13:54:48人浏览
潮退滩涂捕禾虫是夜空手待明晚_新闻频道_中山网 凌晨时分,潮水退去,村民到自己承包的滩涂上捕禾虫.记者孙俊军摄10月14日下午4点,记者到达神湾镇竹排村时,适逢日落,余晖为这个位于西江下游磨刀门水道的村落平添了几分诗意.神湾禾虫协会会长陈金焕早已在位于西江边的广隆饭店等候记者一行.他今年67岁,头发已经花白,黝黑的皮肤以及布满血丝的双眼,让人很容易忘记他的会长身份.然而,谈及禾虫的时候,这位与禾虫打了一辈子交道的老人,依然谈兴甚浓.“一般农民都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而我们神湾护养禾虫的农民却是潮退而作,潮涨而息.”陈金焕告诉记者,到了深夜才是竹排村民“工作”的时候.竹排村是我市神湾镇的一条自然村.这里地处西江磨刀门水道咸淡水交界处,滩涂广阔,污染少,护养禾虫自然条件得天独厚,因盛产禾虫而享誉省港澳.据陈金焕介绍,目前,神湾镇共有2000多亩禾虫滩涂,而竹排村则占了其中的900多亩.■饭店客流量比往日多40%以上“秋风已起,禾虫肥美.”与广隆饭店隔河相望的正是珠海斗门区.陈金焕告诉记者,每逢禾虫的收获季节,小小的竹排村就会看到很多粤C等外地车牌的汽车开到这里来吃禾虫餐.晚上8点半,天色渐晚,我们回到广隆饭店集合的时候,发现广隆饭店已经座无虚席.在西江舒服的江风下,来自古镇的许先生正在和他的老同学聚会.许先生告诉记者,他每年都会和一批老同学相约竹排村.“我们几乎每年都会过来吃禾虫的,这么多年来,虽然禾虫的价格不断上涨,但不变的依然是禾虫的美味.”陈金焕介绍说,由于神湾禾虫远近闻名,而且营养丰富、美味,从而深受食客青睐.“每逢禾虫捕获的季节,广隆饭店的客流量至少比往日增多40%以上.”陈金焕说,禾虫不仅为村民带来了经济利益,也让村民明白保护生态环境的重要性.■摸黑捕禾虫“食白果”当天晚上9点45分,记者来到竹排村村民王燕文承包的一片禾虫滩涂.他告诉记者,禾虫就在稻田的表土层里,以腐烂的禾根为食.王燕文介绍完便头戴电筒,跳到水里,撑起自己的木船去滩涂查看情况.他检查完后却皱起了眉头,他告诉我们,在滩涂口并没有看到气泡,“今晚很可能没有禾虫”.晚上10点半,文叔再次检查滩涂情况,最终无奈地宣告:“我这块滩涂今晚没有禾虫了.”无奈之下,记者一行来到阿其兄弟三人承包的位于竹排村上游的另一块禾虫护养滩涂.晚上11点半,水中开始出现零星的禾虫,阿其高兴地告诉记者,“今晚一定有禾虫”.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禾虫依然未见踪影,这也不禁让我们本已放下的心再次紧张起来.到15日凌晨1点,本已洗好网准备收获的阿其不得不告诉我们,“看来禾虫爽约了,今次要‘食白果’啦.”禾虫是种特别的虫子,不仅对产地环保、水质要求高,且一般要在特定的日子里才有产出.其中,早造以农历四五月出产较多,晚造以农历八九月较多.春秋两季,成熟的禾虫钻出淤泥,浮游在水面上.捕捞时一般选在初一、十五夜潮水大时,放水进禾虫滩,退潮时在滩涂口设一张较密的眼网,亮起手电筒或点一盏灯,禾虫见光便随水“自投罗网”.也因为如此,农户“食白果”的情况也偶有发生.阿其告诉记者,护养禾虫其实就是看天吃饭,“虽然我们这次没有收获,但是我们昨天捕获了200多斤.因此有时候我们这一次大丰收,下一次就会少些或者像今晚一样空箩.毕竟禾虫不是人工养殖的,所以也是可遇不可求.”阿其说,有时就是这样,今晚空手而归,明晚可能就是一个丰收夜.秋月皎皎,记者离开时,围观的村民也慢慢散去,原本热闹的滩涂逐渐恢复了深夜的宁静.相关链接竹排村休闲文娱活动丰富记者了解到,近年来竹排村的建设可谓日新月异.“我们村之前有一条400多米年久失修、已经很烂的村路,今年九月份由市公路局出资重修通路了.”陈金焕介绍说,市公路局是竹排村的帮扶单位,自从该单位入驻竹排村以后,他们为村民办了不少好事实事.而最让竹排村民高兴的应该是一个新的全民健身驿站,今年7月份在该村落成并对外开放.这个健身驿站由一个标准的塑胶篮球场和羽毛球场组成.记者了解到,目前该村共有两个健身驿站,而这个新的全民健身驿站位于竹排村市场旁,由镇政府出资建设,今年7月建成.村民告诉记者,现在生活水平越来越好,文化休闲活动也慢慢丰富起来了,村里也越来越“靓”.除此之外,由一些爱心人士资助的粤剧团也走进竹排村民的生活中.记者到访时,恰逢清远某粤剧团到该村演出.